視頻來源:山東廣播電視臺生活頻道《生活幫》

  調查:進入零門檻 “全托班”扎堆

  誰都可以辦 “全托班”競爭激烈
  齊魯網7月20日訊 據山東廣播電視臺生活頻道《生活幫》報道,煙臺市萊州的一家全托班老闆娘將孩子打的骨折。整個事件的過程,從開始老闆娘和孩子之間積累各種矛盾開始,到最後的出手打人,全托機構從來沒有主動和家長溝通,事後態度強硬,導致事件接連升級。
  “全煙臺市都沒辦學資質”
  煙臺市萊州的王女士因為生意忙,不方便天天接送孩子,所以交錢讓孩子上了一個全托班。沒想到的是,孩子被打傷。據瞭解,這家翰林軒全托機構,並沒有任何的辦班手續。
  關於辦學資質,萊州翰林軒學堂老闆娘直接告訴記者,“不光我,全煙臺市都沒有資質。”
  據瞭解,在萊州市第三實驗小學的周邊,有關於午托、全托班的廣告牌隨處可見。不光提供暑假美術、畫畫、輔導功課的服務,孩子們的吃、住也都在這出租房內。
  記者採訪中瞭解到,某全托機構午托一天九塊,全托一年六千六。
  “進入這個行業是零門檻”
  記者隨機走進一家假期輔導班,一名自稱是負責人的男子介紹了起來。記者註意到,這個輔導班由一個民房改造而成,房間里放置了上下兩層的鐵床。
  據負責人介紹,平時孩子就休息在這裡。
  “家裡那種床上睡三個小孩,一個房間十五六個。”一位全托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類似的辦班場所,每隔幾步遠的地方就有一家,走進去,也都是大同小異。在交流中,有的辦班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進入這個行業可以說是“零門檻”。
  當問及辦全托機構是否需要辦證的問題時,全托班工作人員介紹說:“這個哪有查的,全國各地沒有查的,反正萊州沒有要求。”
  “沒有病有健康證明就收”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這些辦班機構雖然也沒有資質,但是他們還是很註意,刻意給做飯的工作人員辦理了健康證明。
  “健康證都是個人辦,沒有強制要求辦的。”某辦班負責人告訴記者。
  其中,也有辦班負責人要求學生家長提供學生的健康證明,那這健康證明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沒有病就沒有,看防疫證打了就行。”另一個女辦班負責人告訴記者。
  扎堆辦班,說明市場有需求,吸引了各種各樣的人的關註。可是,租個房子不需要任何手續只要租個房子就能辦班可以嗎?不光記者有疑問,就連這些辦班的負責人對於這件事也是意見不小,他們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在調查中,有辦班的負責人表示,在學校周邊有房子、有人,任何人都可以開班。目前並沒有人前來制止。
   門檻低 “全托班”競爭激烈
  記者瞭解到,對於收費問題他們也有不成文的規定。
  記者又採訪了另外一位辦班負責人,據她介紹,“基本都是七千,都這樣規定,不成規矩的規定。我以前自己的房子收費低,後來過來有人說不能這樣。”
  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大家都在摸索,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管理方法。據瞭解,這幾年因為孩子的需求多了,附近辦班的就多了起來,這樣一來,在這裡辦班的競爭就格外激烈。
  據瞭解,為了“搶孩子”,有幾家全托班甚至打了起來。
  “全托”服務申請 誰來受理?
  孩子吃飯、住宿、監護、輔導功課,這種全面兼顧的全托機構,對於孩子的安全問題是否有保障呢?
  說起安全問題,很多人都表示這也是他們最大的風險所在。出於各方面的考慮,某辦班的負責人也坦言,門檻很低,導致目前這個行業有些亂,但是到底該哪裡來監管,他們也不知道。
  記者採訪瞭解到,在萊州第三實驗小學附近,辦班從無到有,少說也有三四年了,為何一直處於無人監管的狀態呢?這樣的辦班該如何申請資質又該如何規範?
  帶著疑問,記者來到了萊州市行政審批大廳瞭解情況。
  “午托不屬於工商登記範圍,辦營業執照只辦餐飲服務和住宿,其他的辦不了。”萊州市政務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屬於民辦教育的要到教育局辦證。”
  隨後,記者又來到了萊州市教育體育局。據工作人員反映,“現在沒有相關的政策,在民辦教育促進法里,我們只批民辦培訓學校。午托審批這塊我們沒有職能。”這位工作人員建議記者去藥監局。
  按照教體局工作人員的說法,這類機構也不屬於他們審批的範疇。
  全托機構涉及到學生用餐,作為餐飲行業的監管單位,萊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則表示,“它也是沒有餐飲這一塊,因為這是新生事物。很多規範的標準,還沒有出台。現在省內正在規範。咱現在只能對它餐飲環節督導辦證。”
  監管沒力度 孩子利益咋保障?
  幾個部門轉下來,也沒有問出一個如何辦理全托班手續的準確說法。各個部門都聲稱無法辦理。
  對於無法審批手續,也有相關人士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萊州市教育體育局工作人員介紹說,“這塊沒有審批職能,沒有審批政策,沒有依據。這塊是真空,沒有相關法律政策。”
  萊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透露,“現在有個類似的討論稿,但現在還沒有開始實施,現在省內標準還沒有出台。 ”
  按照《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加強食品生產加工小作坊和食品攤販監督管理工作的意見》,在職責分工中明確,學生“小飯桌”的監督管理,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負責。
  但萊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員介紹,他們也對沒有資質的全托機構進行過檢查,但是目前沒有好的辦法進行規範管理。
  規範市場 呼籲管理辦法儘快出台
  據瞭解,目前沒有政策上的法律依據,執法部門只能對無資質機構進行勸導,不過在萊州市也有一些鄉鎮已經著手對於這些機構進行嘗試性規範。
  萊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介紹說,柞村是在小餐飲也是針對午托,達到小餐館上靠齊,工商起名餐飲部,按照餐飲保潔櫃、消毒櫃、污水處理池標準要求給他按照這個執行。”
  這樣的辦班確實有存在的必要,它解決了很多家長沒有時間照顧孩子的問題,可是,要辦就要保障孩子的安全,亂象叢生可不行。對於這種現狀,希望各政府機關能制定一個管理辦法,設置一下準入門檻,畢竟,全托班這樣的辦班機構,由著他們的性子任其自由發展,讓一個個的孩子成為這些機構發展的試驗品。如何規範管理、給孩子們的安全多一層保障。孩子的事再小也是大事。  (原標題:萊州零門檻辦“全托班” 記者調查:無監管無規範)
創作者介紹

外送

hp35hpgyf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